我叫若 画画的旬斗党
需要二传请标明作者

CP奈

【旬斗】【段龙】《父爱如坎,迈不过去的那种》第一话

蜜汁脑洞

种棵番茄给我若:

又名:儿子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我只想谈恋爱

又名:育儿只不过是绑定老婆的手段


文/莫奈奈              

图/若若  @剥颗栗子给我奈 


#和cp之间的互相投喂,自给自足,自己产粮自己吃粮

#每周互相敦促,一起开心

#这是个大企划,从源治转学到英德开始搞事的路就停不下来了bu

#莫奈奈说她要是不懒了会剪视频,并会强迫若若画条漫【喂!

#本章人物关系:段龙家养的小孩儿叫泷谷源治




泷谷源治觉得老刷子实在是太不讲理了。

段野龙哉觉得小崽子实在是太欠揍了。

龙崎郁夫觉得蛋包饭实在是太好吃了。


而深町武,

他只觉得实在是太心累了。



是真的不懂,为什么在当今就业形势如此严峻的情况下,还会有这么一群玩忽职守的人。

现在是星期一,下午三点四十七分。

警察不好好上班,小孩儿不好好上学,黑社会不好好搞事情。于是连带着自己这个恪尽职守的秘书也得在这一家子门口站的笔直等着收拾烂摊子。



“凭什么!凭什么!”

“凭我是你老子!”
“那你不更应该支持我打架才对!我不要转学!”

“新时代的黑道需要的是智慧,而不是蛮力。”

“呸!”



啪嚓——



已经数不清是第几个被摔碎在房门上的盘子了。深町武听得实在是肝儿颤,于是侧过身,看了看正在台阶上仓鼠一样往嘴里塞食一样的警察先生。对方正舒舒服服地盘着腿儿,屁股底下垫着自家老板昂贵的西装,还在当啷着的袖口上已经踩出了几只脚印。一碗蛋包饭被他捧在手里已经没了一小半。深町武抹了把脸,正面对着龙崎郁夫垂了垂脑袋,耐心地对他发问:



“嫂夫人,您是不是应该进屋看看。”

“下次还是去街口第二家买吧,那家的蛋皮做的更好吃。”

“…是,嫂夫人。”



“嫂夫人,要么您先别吃这个了,我等下再去给您买一份,您先进屋看看他们父子吵架的情况吧。”

“不用了别麻烦了,就吃这个吧。下次再说。”

“是,嫂夫人。”



“嫂夫人,您一向护着源治少爷…”

“瞎说,我都护着ta酱,他可打不过源治。”

“…是,嫂夫人。”



“嫂夫人…”


深町正想尝试第四次沟通,结果话音还未落家门就突然被大力扯开。脸脏的跟个小花猫一样的泷谷源治抓着手机和家门钥匙跌跌撞撞地跑出来,胸腔因为愤怒剧烈起伏。深町武停下话头,先一把扯过小孩儿给人拍着身上的灰:“源治少爷要回学校吗,我送您。”

“回什么学校!不让我读铃兰我就哪儿也不去了!我不念了!我要离家出走!”

“源治少爷——”

“我走了!我不回来了!”

源治一把推开深町,扭头冲着家门里面大声吼了最后一句。

“滚。”

段野龙哉的回应言简意赅。



泷谷源治抽抽鼻子,胡乱把散落的刘海往脑后一抹,扭头看着小警察,瘪瘪嘴打了个招呼:“爸比再见。我离家出走了。”


“嗯,明天见。” 

终于吃完了蛋包饭的龙崎郁夫听了这话,放下餐盒一脸淡定的回应了。



“嫂夫人您真的不拦一下…”

深町武话都还没说完,泷谷源治就一阵风的跑没了影。



“孩子呢?”

这次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是段野龙哉。比起源治的灰头土脸,修八尺有余且形貌昳丽的段野龙哉依然是风流倜傥的潇洒模样。脸不红心不跳发型也不乱。

“离家一日游咯。”郁夫仰起脸,眨巴着大眼睛盯着人看:“你呢,ta酱这次打算离家出走几个小时?”

“…我抽根烟就回来。”

被戳穿了的段野龙哉扭头回玄关衣架找西装外套掩饰尴尬,结果翻了半天也没找到,只能探出头询问爱人。

“郁夫你看见我新买的那个灰色——”

正在人屁股底下垫着。



段野扭头取了大衣再次走出门,大力甩上了房门站回到郁夫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人,掩藏在镜片反光后的眼睛微眯着。

是发脾气的前兆。



深町武瞬间紧张起来,酝酿了半天该如何劝阻老板“不要为了衣服这种身外之物影响夫夫和谐”。但是被段野的低气压笼罩着的龙崎郁夫却依然是一脸坦然的仰着脑袋看着他:“怎么了吗?”


就是现在,再不劝就来不及了——


“说了多少次台阶太冷怎么还是记不住。西装那么薄,你冻坏了怎么办。”

刚刚吃饱喝足一身懒倦气的卷毛被单臂搭着厚风衣的人一把拉起来搂进怀里,空着的手伸到人身后取过被蹂躏得满是褶皱的灰西装顺手丢到了深町身上。



妈的,一嘴狗粮。


深町拎着西装,看着自家老板将更昂贵的厚风衣细细折成了一块垫子,又放在了台阶上和人肩并肩坐下聊起了天。



“ta酱,源治还是不同意转学去英德吗?”
“嗯。”

“那怎么办?”

“不去也得去,我对英德的投资都已经落实了。”

“都是为了我。本来已经跟孩子说好是要投资铃兰的。”

“没关系。我可以培养智慧型的黑道。”

“嗯。”

“不想你太辛苦。”

“嗯。”



深町垂着眼睛在旁边仿佛一樽雕塑,不听不看不知道,巴不得自己消失在稀薄的空气里。



“有点冷。”不知道过了多久,龙崎郁夫起身跺了跺脚:“ta酱我们进屋吧。”

“好。” 段野.郁夫说的什么都对.龙哉跟着站起身,收拾起台阶上的大衣:“你开门吧。”

“…我没有带钥匙。”

龙崎郁夫面色尴尬,段野龙哉的动作也停滞住了。

沉默在走廊里蔓延,两个人都绝望的领会到了双方都没带钥匙这一残忍的事实。


走廊里好像有第三个人…?


深町武转身下楼:“我这就去接源治少爷回家,他带了钥匙。”



轻车熟路驾车到了老地方,果然在花坛边上看到了气鼓鼓抹着眼泪的泷谷源治。熄了火下车坐到人身边搂过小孩儿肩膀,却被对方毫不犹豫地甩开:“我不回去。”

深町深吸一口气,挂着标准的微笑一次又一次重新搭上人肩膀,小孩儿终于不再反抗奶妈(什么鬼?),不过嘴里还在不依不饶的嚷嚷着:“我爹他不讲理!凭什么说好的投资铃兰变成英德?”

“是这样的。”深町一心惦记着快点回去给少当家开门,于是无比耐心地对少年循循善诱:“少当家实际上是在担心自己投资了铃兰,会让你们这些喜欢闹事的小混子更有底气。转投完全是出于对社会治安考虑。”

“他个黑社会关心什么社会治安?!他又不是我爸比。”

听到这个鬼扯的理由,泷谷源治更生气了。



投资铃兰 = 儿子开心但老婆不能按时回家 = 老婆不回家日子还过个屁 = 家庭生活不和谐

投资英德 = 老婆能按时回家但儿子不开心 = 小孩子有什么好不开心的 = 家庭生活很和谐



如此言简意赅的两个等式却不能讲解给源治,他也丝毫没有跟自己回家的意思,深町觉得自己心更累了,干脆也一起沉默坐着听小孩儿委屈巴巴的抽噎。脑子里已经开始打起了别的主意:


让少当家和嫂夫人今晚住宾馆好了?

——不行不行,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得拿。

买新衣服?

——不行不行,嫂夫人的羽绒服是全部买断下来的,他又只肯穿那一件。

不如直接换门锁?

——不行不行,明天源治回家会肯定会觉得自己被遗弃了。



“我要回家收拾衣服,然后就彻底离开他们。”

泷谷源治突然站起身打破了沉默。

“…回家就好。”

本着“车到山前必有路”的原则,深町先同意了小孩儿的打算。



【奈:我好饿啊我媳妇画完了我想烂尾了】



回去的路上,街灯一盏盏接连亮起。深町将车开的飞快,想到衣着单薄的少当家已经在楼道里等了这么久,内心更是焦灼。副驾驶上一直沉默的源治大开着车窗,胳膊肘担在窗框上呆愣愣地看着外面疾驰而过的树丛。微凉的风灌进车内,吹的他泛红的眼眶着色更深。


不多时便到了。



车还没停稳,泷谷源治就推开车门跳下去。深町奶妈忙不迭地赶紧熄了火跟着追上楼,却在抵达的瞬间僵在了原地——


料想中的第二次段野家庭战争并未出现,映入视线的是本来炸着毛随时可能彻底爆炸的铃兰小霸王此时正嗷嗷哭着抱着段龙的大腿——


“呜呜呜你们都一直在家门口等着我吗?”

“呜呜呜我好感动,你们居然都这么爱我!”

“呜呜呜我爱你们,我好爱你们啊!”

“呜呜呜我以后一定听话。”

“呜呜呜父上——爸比——”



真是幸福和谐的一家啊——

深町武决定出去吹吹冷风静一静。



评论(2)
热度(126)

© 剥颗栗子给我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