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若 画画的旬斗党
需要二传请标明作者

CP奈

【旬斗】【旬水仙】《父爱如坎,迈不过去的那种》第二话

源治,少女漫画女主角bu

种棵番茄给我若:

又名:儿子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我只想谈恋爱

又名:育儿只不过是绑定老婆的手段


文/莫奈奈              

图/若若   @剥颗栗子给我奈 


#和cp之间的互相投喂,自给自足,自己产粮自己吃粮

#每周互相敦促,一起开心

#这是个大企划,从源治转学到英德开始搞事的路就停不下来了bu

#莫奈奈说她要是不懒了会剪视频,并会强迫若若画条漫【喂!

#前情提要:段野龙哉黑社会送温暖倾心教育事业投资了英德,还逼迫自家小孩泷谷源治转学过去。






泷谷源治去英德报道的那天还是穿着脏兮兮的铃兰校服。

当他得得瑟瑟地将两手插在兜里,眯着眼睛叼着烟,大步迈进宏伟又大气的英德校门时,是认定了自己此时此刻必定跟他老爹一样是个雅痞。

英武潇洒,万分迷人。


然后他就被门卫拦住了。


坐在门卫室里的青柳信正在吃梨,想着啃完这一口再出去跟人讲道理,于是先按了下闸门的按钮给门口的小孩儿拦在了外面。没想到的是,泷谷源治后撤了两步开始助跑,一个完美的跨越式就翻身进到了校门里。


青柳信赶紧放下梨,推门出去阻挡源治。


“喂,你等等,不许进学校。小山一美今天是请假了吗?”

“那是谁?”

“…你不是送快递的吗?”

“我是来上学的学生啊。”

“学生?我们学校没有这样的学生.”

“我是今天新来的,校长还说让我去二年级A班报道。”

……


两人正争执不下,突然又是一个人影以优美的背越式翻身入校,当当正正地着陆于二人之间。来人将手里的书包往背上一抡,一脸蛮不在乎的瞟了一眼泷谷源治,清晰的一声“哼”让源治气的不打一出来,抬起胳膊就拎过人领子理论:“你什么意思?”

“放开。”穿着白衬衫的白净少年垂着眼睛并不看人。

“…你们贵族学校的学生都这么欠揍么。”


“不要打架不要打架!”

对方还没做出回应,就听到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三人循着音源张望,看到一个穿得五颜六色的杀马特正卡在闸门上,脚尖刚刚能够点得着地,上不去下不来别别扭扭的紧紧搂着闸门:“泉…抱我…”



“…那是什么。”

泷谷源治皱着眉头。

“…我养的狮子。”

被叫做泉的少年抿抿嘴。

“...哈?”


泷谷源治觉得这个学校的人都有病。


三个人一起接受了来自门卫大爷青柳信的谆谆教导,保证了以后再也不会用跳高和跳高失败的方式入校之后,才得以去班级。此时第一堂课的时间都结束了,不过三个人还仍然晃晃荡荡,谁也不着急。


是杀马特第一个打破的沉默。


“我叫中津秀一。他是佐野泉。”黄毛挤到泷谷源治旁边:“我之前好像从来都没有在学校里见过你。”

“我…我第一天来报道。新转来的。”泷谷源治决定还是别第一天就惹麻烦,真打起架来估计自己伸手就能捏死面前的小黄毛。更何况对方友善又热情,看起来不像是坏人,于是倒跟人一问一答交流起来。


“哇,你第一天报道就迟到哦...”

“没事…”


“我们是新被英德扩招来的体育班,管理没有那么严,而且我们班老师是志贺春树,全校最好说话的老师,迟到也没关系。但你不去按时上课可以吗?”

“呵呵…”泷谷源治心想着老子他妈的就没上过课。


“你几年级啊。”

“二…”

“哇你跟我们同级!你知道自己哪个班吗?”

“A…”

“哇——”中津秀一兴奋的手舞足蹈:“最好的班!”

“哦…”

“但你们老师是伊藤贡作,教整个年级的世界史,他可严了…”

“嗯…”


“我跟你说个八卦啊,我们班志贺老师一直在追你们的伊藤老师,偷偷给两个班安排了好多一起上的课时。”

“嗯…”

“比如电脑课啊美术课啊我们就都一起上,所以以后会常常看到你的!”

“…是么。”源治觉得脑袋要被这个人吵炸了。

“是!啊对了你刚别介意,我男朋友是练跳高的所以看到别人跳高自己就克制不住想比试一下…”


这次秀一话音未落就被一直沉默想跟的佐野泉捂着嘴巴扯进了怀里:“安静。”

“要亲一口才可以闭嘴。”秀一的声音被人按在掌心里听不大清楚。

“唉。”佐野泉叹口气,但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将捂着人嘴巴的手移至到对方脑后将秀一搂得更紧,然后果断地歪着头无比熟练地亲在了人嘴巴上。



卧槽,灵魂暴击。

在家被虐在学校也要被虐吗?!



源治甩手决定自己赶紧回班,懒得跟这种脱团狗再多说一句话。



泷谷源治不开心,他一点都不开心。


不喜欢这个跟自己格格不入的学校,不喜欢买很多梨又爱管闲事的门卫,不喜欢不近人情的闸门,不喜欢干净的要死的操场,不喜欢看起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同学,不喜欢叽叽喳喳的中津秀一和一脸冷漠的佐野泉。

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往班级走的路上心里难过的要命,恨不得直接拐了脚步去校董办公室跟段野龙哉大吵一架逼他同意自己回铃兰,但是答应好了的事连试都没试就要放弃自己又那么不甘心。


一定不会过得好的。


泷谷源治就这样内心挣扎到快要哭出来了,直至自己走到了二年级A班的门口。

无论如何,都要面对这些即将朝夕相处的新同学不是么。

停下脚步酝酿了许久,终于深深吐出一口长气,强迫着自己表情不要太难看,打起精神推门走进教室内——


空无一人。


泷谷源治呆愣愣地站着,半天缓不过神。教室里除了挂钟滴答滴答的声音,一片寂静。

他注意到每张双人课桌都有标注着所在位子的人的名牌,自己循着一张张找过去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但是——

要面对一个与自己十几年人生都截然不同的新环境所带来的惶恐和不安此时却再也压抑不住,他努力用手按住眼睛想克制自己别哭出来,不过满心的酸涩和委屈却怎么都再也抑制不下去,难过的负面情绪此时争先恐后的翻涌出来。


算了,等有人回来了再说吧。

泷谷源治一屁股坐在讲桌上,嚎啕大哭出声。



“吵死了…”

教室最后一排缓缓坐起来一个好看到让人怀疑人生的俊秀男生,并无任何装点图案的白衬衣在人身上偏偏就干净又矜贵,略长的刘海顺服地垂在人眼睑上衬得他温柔无比,被吵醒的倦怠气卷在刚睡醒的浓重鼻音里。

泷谷源治哭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仿佛被人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地盯着对方。

好看的天使小哥哥也歪着头认认真真地回望着自己。


“我…”源治张口想说些什么,大脑却一片空白完全拼不出合适的词汇。

对方就在自己的支支吾吾里不紧不慢地抬手掩了一个哈欠。接着他慢吞吞地起身,沿着课桌间的过道一步步走到人面前,双手插兜附身凑近了正仰头望着他的泷谷源治。


距离太近了。


不同于段野龙哉总使用的那款古龙水气味的侵略性,对方身上的香水味虽然闻起来也是价值不菲,却让人觉得舒服妥帖又安宁温柔。泷谷源治焦灼了一早上的内心此刻终于在这样好闻的气味里渐渐平复下来。


泷谷源治面部细微的变化并没有瞒得过对方,显然是看自己敛了哭声人也淡定了,天使小哥哥站直了身体转身坐到了第一排的位置上,伸出手将桌角上的名牌立起来。

【泷谷源治/花泽类】



“早上好,新同桌。”

花泽类嘴角含笑,懒懒地靠在椅背上,认认真真地向委屈巴巴缩在地上的新同学正式地打了个招呼。



这个学校真是美好的不行啊——

春天啊,现在是春天啊人间四月天啊——

老爹给自己选择的新学校真是太适合我了啊——


泷谷源治觉得自己恋爱了。



评论(1)
热度(44)
  1. 剥颗栗子给我奈种棵番茄给我若 转载了此文字
    源治,少女漫画女主角bu

© 剥颗栗子给我奈 | Powered by LOFTER